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官人庄饶有武--杂章乱语

原创博客 回忆录 论文选 图片视频 请关注两边链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蒲圻茶庵岭上官仁庄 大专学历 中学高级教师 欢迎访问我的终极定型版家谱博客 http://puqirao.blog.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尘封的记忆--第五篇 步入江湖  

2012-07-07 20:25:11|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篇  步入江湖

一、武汉学铣工

1970年底我初中毕业,那时一个学年改为一整年,年底毕业。1973年又改了回来,暑假毕业。1971年公社准备办农机厂,派我们几个人去武汉学习机械制造,提前培训。去学习的有熊学斌、宋玉良、代其武、舒桂芝,这都是在茶庵中学的同学,还有一个黄天宝,原来不认识。他们几个先去,在武昌武泰闸武汉通用机械厂学车工、电焊等。我和黄佑泽后去,4月11号我们坐公社才买不久的敝蓬汽车去汉阳武汉建筑材料机械厂学铣工,我的师傅叫刘明华,家在长江大桥汉阳桥头下,那年与武汉市小型拖拉机厂的一位女工谈朋友正在火热之中。后来办不成机械厂,我们于9月20号回来了。才去时每月18元生活费,或者叫学徒工资,后来每月加到24元,而在武泰闸的仍然只有18元。原来我们所在的建材机械厂是国营厂,而通用机械厂是民营厂,国营厂按国家规定提高了学徒工资,民营厂不执行国家政策你没辙。他们在武泰闸的对我们多发的六元钱羡慕不已。我们的工资是由所在厂代发的,最后由公社出钱结帐。如果二十来元钱只吃伙食不算少,但我们得节约一些钱添置鞋子、衣物,那就很紧张了,只能半饥半饱。才去时我们穿的家制的圆口布鞋,土布衣服,跟要饭的差不多,乡里乡气土头土脑,别人都把我们看成异类,好在那时年纪小不知道怕丑,并不会因为穿着土气而有所顾忌,照样满大街乱跑。

星期天我和黄佑泽步行去武泰闸找我们的同伙玩,从汉阳车站附近的住地出发,经钟家村上武汉长江大桥到大东门,再由中山路过武昌车站去武泰闸。当初过武昌车站后没有什么象样的房子了,第一次去时见一片荒凉,我们怀疑记错路线而折返,第二次再去多走了一段路才找到他们,这条路线我们仅在来时坐在敝蓬汽车上走过一次。当初才开始出现洗衣粉,熊学斌用小纸片包了一小包给我洗被子。

星期天我们两个有时步行去汉口玩,漫无目标,四处瞎逛。去得最多的是解放大道,去武汉商场和中山公园玩,中山公园要门票,我们舍不得买票只能在外面转一转,一次只见大门口里面一个大牌子,毛笔大书“请看芸花一现”,花钵培养的一株昙花只有一米多高,一朵大昙花洁白如玉。我上学时学过昙花一现这词语,但从没见过昙花,第一次免费见识了昙花。牌子上的昙字写错了,写成了芸。武汉商场商品琳琅满目,眼花缭乱,我们只不过是走马观花,大饱眼福,楼下逛到楼上,没钱买一分钱的东西。武汉商场原名友谊商场,这是我听二哥有文说的,他文革串连时去逛过。

大哥有恒那时在武钢,知道我在汉阳学习,好不容易来到汉阳找到了我。中午我买了二毛钱一份的菜招待他,豆角里面有几块肉片,他埋怨我不该买这样好的菜。平常我们都只吃五分钱一份的菜。大哥给我带来一床黄垫单,他当兵时在部队里用过的,我喜不自胜。后来上师范时用的就是这床黄垫单,参加工作后还用过几年。

建筑材料机械厂办有农场,在什么湖记不得了,我们有几次被厂里的汽车载去那里扯秧。那时各行各业都走五七道路,工厂办农场,农村办工厂,学校工厂农场一齐办,小世界大社会,人类社会大分工又走了回来。本应社会越发展,分工越精细,我们却反其道而行之。

七十年代末公社办了农机修理站,去武汉学习过的人只有代其武一人去了修理站,一次我去玩时见他在烧电焊。其他人都各奔东西,学非所用,或另学他艺。

二、五毛钱

1972年春去中伙铺上蒲圻师范。中伙铺被称为老中伙铺,火车站名红山岩。上小学时没有写字的笔,上师范时有笔没有墨水,没有钱买墨水,全是用同学的墨水,用得最多的是刘本江和熊仲新的,刘本江是中伙烟墩或是花园的人,熊仲新是益阳人,父亲是县里的干部,经济条件比我们都要好。他们都是我的铁哥们。蒲师的铁哥们还有徐斯烘、黄华楚、王火青,他们都是神山人。一次学校放月假时,我与熊仲新跟随徐斯烘、黄华楚一起去神山玩,在徐斯烘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从神山镇划船去西凉王火青家。泛舟神山湖,阳光明媚,凉风习习,远山如黛,湖光山色,小渔船划破了平静的湖面,层层涟漪书写着同学少年千年的情谊。凑巧的是我女儿饶晗昉与王火青的儿子王平也是蒲师的同班同学。蒲圻师范的哥们还有邓平安,家住城里,原籍不知是黄龙还是杨家岭,父亲是木匠,在北门城墙上做了房子。

幸好那时上学不要钱,还有生活费,不然别想上学了。开饭时八个人一桌,八个人都是编排固定的,餐餐在一起吃。虽说叫做一桌,却没有桌子,八个人由席长带着领来饭菜,放在礼堂的土地坪上围在一起吃。吃不饱也饿不死。有人从家里带来腐乳之类的老菜,就放到地上大家一起分享。我们一桌的席长是葛海林,新店团结人,也是我的铁哥们。

我们一个月放假回家一次,从茶庵岭到中伙铺,来去得一元钱车费。每次回家妈妈给我块把钱,一次妈妈只给我五毛钱,看到妈妈给钱时面有愧色,我深知妈妈的难处,那时要弄来一分钱都不容易。秋天妈妈会到山上采茅栗,提到蒲圻城里卖,卖得几元钱作为家用。妈妈说她一次卖茅栗时,碰到一伙妇女连买带混还带抢,所收无几。家里没有车费,我来去学校几乎没有买过车票,我们叫“偷车”,偷车言过其实,只不过是逃票而已。学生大多偷车,没钱的偷有钱的也偷,男生偷女生也偷。一次我从中伙铺回茶庵岭,跟廖宏文坐在一起,他也是我的铁哥们,益阳人,也在茶庵岭下车。他买了从中伙铺到蒲圻的票,三毛钱,全程票要五毛,这算是半偷车。我们没票或半票,坐在车上总是有点不自在,担心来查票。车长尽职尽责,如幽灵一般在车箱里边走边观颜察色,专找逃票者,见我贼眉鼠眼,目光游移,一下就作出了准确的判断,我正是他要寻找的猎物!向我要车票, 我没有,问我到什么地方,我答到茶庵岭,要我补票,我没钱。车到茶庵岭的前一站草鞋铺时他把我赶下了车。我顺着铁路步行十二、三里回家,路上碰见熟人谎称从草鞋铺同学家回来,到家也不敢告诉妈妈,怕她伤心。回学校后大家告诉我,我不应该说在茶庵岭下,应该说在茶庵岭的下一站砂子岭下,列车长就会在茶庵岭把我赶下来,那就正好到家。我听后恍然大悟,原来列车长赶人下车还讲一点人性化,只会提前一站赶你下去,不会把你甩得太远,既能体现他工作负责,忠心维护国家利益,又对逃票者有一定的处罚,下次不敢再逃票,还使你对他不会怨恨太深。同学们还说逃票时千万不能东张西望,与查票的对了眼就完蛋了。那天我正与列车长对了眼,一纸逃票的坦白书就是通过惊慌的眼神发送给列车长的,眼光把自己卖了。掌握这些秘籍后我逃票从没未失过手,参加工作有工资了仍然恶习不改,有一次去武汉也成功长途逃票。

1973年蒲师毕业,每月29元5角,加上1元5毛粮食补贴,每月31元。第二年转正后涨到34元,每月能拿35.5元。拿工资后的第一、二个月我都给妈妈20元,以后都零碎给妈妈一些钱,虽说不能脱贫,却有很大改变。

妈妈多病,经常在蒲圻住院,都是由大哥和二哥照顾,二哥照顾得最多,因他在茶庵乡镇府当干部,离家最近。我只能给她一些钱,没时间照顾她。1973年秋天,我去看过住院的妈妈后回到上官仁庄,再步行去新店上班。门口塘边碰到父亲,他正在塘里洗猪草,向我要一些钱,见我面有难色,最后他说没钱五毛也行。钱给妈妈治病后我身上的确没钱了,没钱给他。秋日的斜阳照在父亲弯曲的身体上,缺少营养的、墨黑的瘦脸上皱纹分明,就是一副单色版画;商量的口气,声音很小,脸上挂满了挤出来的卑微的强笑。见我说没钱了,他低下头喃喃的说“没钱就算了”。这是父亲给我最后的印象,这一幕永久地定格在我的脑海里,使我心酸,使我愧疚。这一幕挥之不去,永不磨灭,是我心中永远的痛!父亲将我养育成人,含辛茹苦送我上学,他向我要五毛钱我不能满足他,这是我心中难解的结,终生的遗憾!没隔几个月,第二年春天父亲就去世了,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使我此生没有报答父亲的机会了。妈妈给我五毛钱的恩,我欠父亲五毛钱的债,只有等来世再还了。

我的父亲饶邦灼,我的母亲贺福英,我愿来世还是你们的儿子。

        2009年1月在网络动笔,2012年6月下旬7月上旬续写。

尘封的记忆--第五篇 步入江湖 - r-yw - 上官仁庄饶有武--杂章乱语
上图:蒲圻师范同学毕业合影,散假后在蒲圻拍摄,中午在张金良家吃饭。自左至右,后排张金良、王火青,中排饶有武、邓平安、刘本江、马水清,前排熊仲新、黄华楚、徐斯烘。
 
尘封的记忆--第五篇 步入江湖 - r-yw - 上官仁庄饶有武--杂章乱语
 暑假集训时拍摄。自左至右,后排,熊仲新、饶有武、廖宏文、周世平、黄其勋、葛海林、石光新;中排,陈兰英、李燕华、###(武汉人),黄明珠、贺德英、余新;前排,李桃秀、丰喜保、李冬英。
尘封的记忆--第五篇 步入江湖 - r-yw - 上官仁庄饶有武--杂章乱语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