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上官人庄饶有武--杂章乱语

原创博客 回忆录 论文选 图片视频 请关注两边链接

 
 
 

日志

 
 
关于我

生于蒲圻茶庵岭上官仁庄 大专学历 中学高级教师 欢迎访问我的终极定型版家谱博客 http://puqirao.blog.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千二生于何年?  

2008-12-05 21:25:49|  分类: 饶氏家谱资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谱迁蒲第一世千二格中载:“千二,宋宁宗嘉定十五年壬午(1222)生,元世祖至元二十年癸未卒,寿62岁。葬胡家塘尾,壬山丙向。经三分子孙屡邀堪舆,登山相之,宝系戌山辰向。山图约契列后,详八修。妣李氏,生卒失考,葬胡家中叽丑塘未,兼癸丁向,同前。生子一:万一。崇祯八年乙亥嗣孙若蒙勒石墓”。“勒石”的意思是刻字于石,也指立碑。

四修可闲小叙中说:“我族自洪都迁蒲,从前家谱煌煌,数朝递传而下,抱奇才、登仕藉、列贤书者实繁有人,谱之待续亟矣。祖完白公居户部欲续之发奉钦差,植鼎革(改朝换代)故未果,而只立碑数十纪之。”完白公准备续修谱牒,但正值明清改朝换代之际而没有修成,只立了几十个石碑以为纪念。鼎瑚序中说:“迄崇贞乙亥岁,十三世伯祖完白公,孝思追远,匪独(不只是)清冢勒石,拓土禁木,建享堂,置祭田,已也复手书十二世以前系次于髻山石室,年已七十六矣。”完白公清理祖坟,竖碑立传。

从这些材料来看,千二公坟墓上以前是没有碑的,是完白公在崇贞乙亥年(即崇贞八年,1635年)立的。千二格中明确记载:“崇祯八年乙亥嗣孙若蒙勒石墓”。没有碑要说出其生卒时间来,是很困难的。从千二公到完白公隔了13代,就是按20年一代计算,也有240年,况且完白公当时有70多了,这样算来至少有300多年了。隔了这么长的时间,若要我说,我是说不上来的。

完白公在《世系》中写道:“伯玉旧谱唯载流行支干而无帝号,惟吴孝廉所撰谱叙在永乐癸卯,因从此溯而上之,如知再一(即佐祖)府君之诞于庚辰乃在元世祖之至正二年,而千二万一两府君当在宋宁理(宋朝宁宗、理宗)时矣。”伯玉旧谱是迁蒲第七世祖伯玉公手编的谱牒。伯玉公编的谱中只有甲子、乙丑这些东西,而没有何朝何代,记的是糊涂帐。但幸好有这些东西,不然更说不清楚了。伯玉公编的谱中应是:千二壬午年生,癸未年卒。“宋宁宗嘉定十五年”和“元世祖至元二十年”是完白公二修时,根据吴性的序言写于“永乐癸未”予以推算后加上去的。完白公是怎样推算的呢?----“从此溯而上之”。完白公的推算是否正确呢?我们根据现有资料,不妨再来推算一遍,验证一下。

献公格中载:“献,行二,字伯玉。洪武廿三年庚午十月初十日生。宣德元年岁进士,官北直永平府抚宁卫经历。致政旋里,清理祖墓,手编七代谱牒,维起者所得凭籍,有碑于族人不少也。成化十年甲午十一月十九日卒,寿85岁,成化十九年癸卯葬望湖山前江家岭获塘上枣园仁祖之左,亥山巳向。”

因完白公说伯玉谱只有支干,而无帝号,所以我们别开帝号,只看支干。伯玉公庚午年十月初十日生,是他自己记的,是不会错的。甲午年十一月十九日卒,寿八十五岁当然是别人记的,死的年月日都说得清清楚楚。“癸卯年葬望湖山前江岭获塘上枣园仁祖之左”,死的时间与葬的时间不同,分别记得很清楚,应该是可信的。从献祖格中我们可以得到可靠信息----伯玉公生于庚午,卒于甲午,葬于癸卯,寿85岁(虚岁)。

吴性在永乐癸卯年写的一修谱序中说:“予友饶伯玉公,见示家谱,索予弁其首。”既然伯玉公与吴性是朋友,当然是同时代的人了。伯玉公寿85岁,从庚午活到甲午,中间只有一个癸卯,这年伯玉公33岁。按常理,这个年龄正当年富力强,应在忙于功名或在外为官,不会“致政旋里”(辞官返乡),没时间来清理祖墓编写谱牒,只有退休后才有时间。所以吴氏写序时的永乐“癸卯”不应是献祖在世时的癸卯,应该是在献祖去世9年后的癸卯,即献祖下葬的那一年。“见示家谱”应在献祖在世时。献祖在世时,把他编的家谱给吴氏看,要求吴氏写序,吴氏这个人可能办事有点拖拉,一直没写,等到献祖下葬时觉得再不写就对不起朋友了,才写了廖廖数语的一修谱序,空洞无物,敷衍了事。这时是永乐癸卯,即1424年,这年献祖诞辰94周年。按这个推断,献祖生于1331年,即元明宗至顺2年。可惜找不到吴性的资料,无法得知其生卒时间。若吴氏先卒于献祖,则此推算不推自翻。

若按第一个癸卯年算,即按献祖33岁那年算,献祖生于1391年。洪武元年为1368年,洪武23年正好为1391年。两种算法相差60年,即支干的一个轮回。两种推算方法,哪一种是对的呢?

再看献祖妻韩氏,谱载:“系出岳州府官井头清水河百户韩敏之女。洪武23年庚午生,天顺3年己卯卒,寿70岁。先葬石枧蚌形,后改葬中心坪新塘坡孔宅后蜘蛛形,乾山巽向。生子四。”百户为官名。元代官制,设百户为百夫之长,隶属於千户,为世袭军职韩敏,江宁县人,兄韩进双戊戌年归附,洪武九年充岳州卫总旗,韩敏代役。二十五年以年深处羽林右卫百户。此资料来源:《苏州卫选簿》第48页。  http://bjfile.focus.cn/file/34791/11.doc 。这个资料应该是可靠的。虽说没有说献祖之妻生于何时,但我们可以从韩氏庚午年生和其父的经历来加以推断。

韩氏也是庚午生,应与献祖同年,不会相差支干的一个轮回60岁。献祖的岳父韩敏洪武9年(1376丙辰年)能代兄服役,担任百户长,应该有20来岁或更大一点。虽说是世袭军职,但不比皇帝有顾命大臣辅佐,自己还是要有一定能力的,因此年龄不会太小或太大。过14年后至洪武23年应有三十多岁或四十多岁,这个年龄生儿育女是正常的。岳父比女婿大三、四十岁也是正常的。但女婿比女儿大60岁的情况是极少见的,何况是官宦之女,且韩氏是献祖的结发之妻,献祖总不会八十来岁才结婚吧。由此可见,献祖应于洪武23年庚午生。完白公的推断是正确的。虽说我偏向于前一种推算,但不得不服从于《苏州卫选簿》上的记载。幸好献祖娶了名门之女,名标青史,有据可查,不然扯死几头牛恐怕也扯不清。

再说说“致政旋里”的问题。蒲圻县志载献祖为宣德元年(丙午,1426年)岁进士(岁进士是岁贡生的别称)。蒲圻县志可不是献祖写的。庚午年生,丙午年36岁。36岁才得到一个岁贡生,与周进、范进的命运差不多。献祖贡于宣德仕于宣德,从此也可以看出他出生的大致时间。宣德之前的永乐癸卯他是一个平头百姓,难怪有时间来清理祖墓,编写谱牒。从“致政旋里,清理祖墓,手编七代谱牒”来看,是告老还乡后才清理祖墓编写谱牒的,永乐癸卯他还没当官,无政可致,致政旋里是胡扯。是不是“官北直永平府抚宁卫经历,致政旋里。”呢?担任过北直永平府抚宁卫后,辞官返乡,是这个意思吗?说不定是我的标点符号标得不对。后来找到献祖写的58字的《自序》,序中说:“余自解组归*(归字后的字印刷不清,说是家上面少了一点,说是冢下面少了一点,根据前后文意思来看是回乡的意思),细清六世以前墓所,瞭然一一编列于后,兼承亲友吴年兄赠序”。解组是辞去官职的意思。他自己说的是辞官返乡后,细清祖墓编写谱牒。他自己没注意时间先后的顺序,后人也没推敲跟着以讹传讹。五修时世熙公发现这个问题,提出了“未仕而解组也,有是理乎?”的疑问。可能是出于续谱“以疑传疑”的原则,并没有处理。当然这并不影响献祖的出生时间。我们现在只要把句号标在“致政旋里”后就行了,或者干脆去掉致政旋里。

以此为基础,再来推算献祖之父庭芳公的出生时间是否正确。谱载廷芳公“元顺帝至正23年癸卯124日戌时生于临湘同文都街华里祝家庄”。还是只看支干,不看帝号。从庭芳公出生的癸卯到献公出生的庚午隔27年,即庭芳公生献公时27岁,这个年龄生儿子顺理成章,再过一个庚午已有87岁,恐怕生不出儿子了。在明洪武23年上加27年,是元顺帝至正23年。献祖之父庭芳的出生时间是正确的。余此类推,一直推到千二公,得到千二公的出生时间为宋宁宗嘉定15年,即公元1222年。

千二生于何年? - r-yw - 赤壁 寒江钓雪

一修谱牒是献祖自己编的,他自己及妻子的出生时间应该是可靠的。另一修谱序是吴性于永乐癸卯年写的,有明确的标注,也是可靠的。还有就是记载在古籍上的献祖岳父的资料,是可靠的佐证。这种推算方法是以可靠资料为出发点,逐步往上推,而得出结论。其实这种推算我觉得意义不大。因献祖身为官宦,其子以泰也为官宦,他死后不会连碑也没有一块。不知为亡者立碑始于何时,但知唐朝武则天死后立了一块无字碑,可见立碑之风最迟始于唐朝。明朝的献祖应该有一块碑。我家谱中有七处格中载有“完白勒石于墓”,但献祖格中没有这个记载,可见可能有碑。要是到碑前一看不就都清楚了,还用得着花这样大的力气来推算吗!

伯玉公所记载的千二生于壬午,万一生于癸丑等是不是可靠呢?毕竟隔了七代人,是不是有误呢?查看这七代人的记载,千二、万一只有出生的年号,而无月日时,可见生卒时间不是很清楚了。但从第三世佐开始,便有年月日时,并有出生地点,应该是可靠的。若这些年月日时是胡编的,那为什么不把千二万一的年月日时也索性胡编一通呢?即使千二万一的不准确也无关大局,因为只有两代人,再相差也差不了多少。所以千二公生于1222年基本上是可靠的。我这是站在正方的立场上予以论证的,希望有兴趣的朋友站在反方的立场上来查找漏洞或错误。

从崇阳饶浩良先生提供的资料得知,修水饶氏白沙支宗谱中《月湾公墓志》载:“我祖鑑公,字秉明,号月湾,宋嘉定壬午(1222)年二月十八日巳时生,……殁,实宋恭宗丙子(1184)八月二十三日巳时,……58岁”。 有一点小错误,“宋恭宗丙子(1184)”应为“宋恭帝丙子(1276)”,宋朝只有恭帝而没有恭宗。恭帝1274~1276在位两年。另壬午生丙子卒,应为54岁。当然这是算术错误,算不得真正的错误。 我谱载鑑公与千二公的高祖镇公是亲兄弟,行一,镇公行三。就是说,侄玄孙与伯高祖生于同年。这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的,如浩良先生所说,“必有一谬”。那么是谁的出生时间不对呢?在上面我已经说明了千二公的出生时间是可靠的,但这是不够的,还必须得说明鉴公的出生时间不对。不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还是扯不清。要能说明公有理而婆无理才是完美的。

《漆公求相国题表族谱叙》中说:“漆亡父鉴(原文为铿),号月湾,博极群书,领乡庶官于湖广之黄州府,不幸大宋天命有改,干戈尤攘,倾覆流离。亡父存日,想家谱残于兵燹,略葺其概,而世次多缺,临终属日,忽持谱牒谒于相府,丐其题表……意月湾我大宋忠臣也,族谱我大宋故物也,我何让而不书乎?……洎(原文为泊)夫月湾先生挺生,其学识超群,与夫功业显(原文为旦)赫,余未及尔。”从这段文字来看,鉴公为宋末人。是北宋还是南宋呢?从谱序中看不出来。漆公为鉴公的长子仕清,他求相国为谱写叙,则写序的时间与鉴公出生时间应相差不多。这是一条非常有用的信息,可惜这篇叙没有落款,既看不出为何人所书,也看不出何时所写。

《秉明公忠臣传》全文:“饶鉴,字秉明,号月湾。随唐尧之后派实次守之的裔。读书深入易中乡进士,授黄州府教授。见寇尤攘中原,复归于宁。一日闻元逼宋,海人无膺,泣泪七日不食,衣冠坐于堂,呼诸子孙曰:‘大宋授我以官,食我以禄,今被胡虏入我大宋国,逼我大宋君,夺我大宋土地,我未尽命以报诚,臣子之罪也!’言讫仆地而呼,殒。呜呼!古今之仕者不少,爱国厚恩者亦不少,如鉴之闻国改祚不食而死者,实又少也。余故乐传之,以俟观风者采为。”落款为“进士吴仙祝悠然氏撰”,并无撰写时间。查找吴氏的信息,得知因“祝与余重婚叠好”,所以吴氏为余氏族谱撰写过谱序,落款为:“至顺壬申秋八月望日,吴仙祝彬谨书”(此序载于余氏家谱网)。由此可以看出,吴为元朝至顺(1333年)年间前后的人。综合从饶氏宗谱和余氏族谱中的信息,可以得到:吴氏为元朝进士,元朝至顺(1333年)年间前后的人,因为到处写谱序谱传,在当时应该有较高的威望。但这些信息对于查找鉴公的出生时间没有任何作用,元至顺已是元末了,距1276年有57年。

传中有“见寇尤攘中原,复归于宁”之句。中原为黄河中下游地区,北宋建都于汴梁,即今河南开封,属中原。1125年金兵南下进犯中原,1127年靖康年间,金兵攻陷汴京,北宋亡。金朝在靖康之难中俘获了大量的宋朝宗室,命大的康王赵构幸免。这位漏网之鱼重建宋朝,于1138年定都临安,即现在的淅江杭州,史称南宋。南宋偏安于淮水以南,与金朝东沿淮水(今淮河),西以大散关(陕西宝鸡)为界,直至1279年元朝灭了南宋。江西分宁(今修水县)属南宋地盘。“见寇尤攘中原”,寇应该是金寇,因为攘的是中原而不是江南。中原有战事,鉴公就回到了后方分宁。那么鉴公为北宋末人。因是从黄州府教授任上“复归于宁”,这时他应有三十来岁了。后面说“一日闻元逼宋”,那么就应该到南宋了。南宋前、中期宋、金、元如三国时期的魏、蜀、吴一样,三足鼎立。公元1234年宋元联手灭金后,蒙元成了南宋的劲敌,1235年蒙元军首次南侵进攻南宋。南宋由抗金变成了抗元,抗了四、五十年。自南宋建立至元犯南宋有百来年,从前文看鉴公为北宋末人,当他“闻元逼宋”时已有一百三十来岁了。格中有“哭君亡”的记载,哭的是哪一个亡君?是不是跳海而亡的南宋最后一个皇帝赵昺?若是的话则鉴公活了180来岁。不知是我理解的错误,还是史学家记载有误,还是有谁在胡扯。

这是载于蒲圻饶氏九修宗谱上的两篇文献,应该是从豫章旧谱上转载过来的。有关鉴公的资料我手上只有这两篇,难以找到确凿的证据来证明鉴公的出生时间。有待于日后收集资料慢慢查找。现在我只能说明公有理,但不能说明婆无理。

整理一下思路,这个问题牵涉到三个元素:1、鉴公出生时间;2、千二出生时间;3、千二为鉴之侄玄孙(鉴、锜、镇为三兄弟)。这三者必有一假。若3为假,则鉴公与千二同年有可能。孝感饶氏字派为:钦明文思,允恭克中,平章亲睦,至道光昭,同乐时雍,尊崇天德。现有人口中,最长为恭字辈,最晚为乐字辈,有十三代人。在这13代人中,隔五、六代同年的肯定有人在。没有新的资料,暂时只能写到这里,也只能用这个标题了。

饶有武撰于2008.11.29

这篇没有结论的文章已发表于: http://hi.baidu.com/0715437300 ,意在引起讨论,希望能碰上对此有兴趣的网友。同时也寄给浩良先生,请浩良先生推敲。

附相关文献:《漆公求相国题表族谱叙》全文

一日,饶漆谒于庭下,念日家世原周武王封京于蓟(原文为苏),后廷甫任秀州节度使,因公至婺州金华县柳林市,流传至漆亡父鉴(原文为铿),号月湾,博极群书,领乡庶官于湖广之黄州府。不幸大宋天命有改,干戈尤攘,倾覆流离。亡父存日,想家谱残于兵燹,略葺其概,而世次多缺。临终属日,忽持谱牒谒于相府,丐其题表。维念吾父出处隐显公所稔悉,又兄托交门下最久用是进阁下而有渎于丞相也。意月湾我大宋忠臣也,族谱我大宋故物也,我何让而不书乎?观夫饶氏谱图,京为唐尧之后,周武王封之于蓟(苏),自京至鉴(铿)八十有五世矣,煦案此兴系征所载,互岐恐或讹凡二千五百年,若威守鲁阴,斌守鱼阳,荧尹京兆颍尹扶风而宦,责卓卓可纪矣。斓(原文为兰)之战采小童也,娥之伏死幼女也,翮待诸弟极友于翥敬诸兄如大宝,而天伦循循可见矣。他如次字(疑为守)有三百炼之奇锋,德操居二十五人之诗派而名重,当时可考矣。洎(原文为泊)夫月湾先生挺生,其学识超群,与夫功业显(原文为旦)赫,余未及尔。缕易之而惜其售,旧谱残失而葺之,允非尊祖敬宗者不能敦睦之道当百世不刊也。今漆不惮路之危险,持谱求题,是亦仁人孝子之用心矣。漆勉漆勉亢饶氏之宗者不在此乎。

宋承相某 撰刻未列姓名,今从疑以传疑之例仍之。

《饶氏初续谱序》(一修吴氏序)

予友饶伯玉公,见示家谱索予弁其首。予维世谱之作由来尚矣,所以见本源之所自出支派之所由,分尊卑秩然不紊,昭穆然而易见。且古之大家世族,莫不以此为先务。伯玉之作其追武前修而知所本者哉,后人启斯集者,有以感发其孝,思之诚宁,不归功于伯玉乎。尚加珍藏什袭,以传无穷。是为叙。

永乐癸卯仲冬月(注:1424)  姻眷弟乡进士吴性顿撰(乡进士为举人的别称)

下面是王安标写的有关文章,摘录如下(他用的拼音打字,文中有不少别字):

……我本是一介草民,浪迹他乡沉迷商海,平时偶尔也浏览一些网站以广博闻,9月的一天,蒲圻的饶有武先生在进贤论坛上有一篇打听进贤"介冈"地名的帖子,在网上帮助搜寻介冈时,才得以知道八大山人朱耷曾经在进贤县钦风乡介冈灯社剃度出家十一年,而介冈灯社的具体位置至今还无人知晓。我的家乡文港就处在进贤临川 南昌 丰城四县交界,经查找中国电子地图,在南昌县黄马乡境内离抚河右岸不远的地方,抚河通往省城的故道边上,找到了一个叫界岗的地方,后经黄马乡江振国书记证实,在涂洪村委会确实有一个叫界岗饶家的自然村。但是,这个界岗会不会就是原来八大山人出家的【介冈】呢?界岗饶家是不是蒲圻饶姓家族的祖居地呢?带着这两个疑问,带着饶先生的委托,借着回家探亲的机会,822日,我和妹夫夏良华一起渡过抚河,踏上了寻找介冈灯社的旅途。

我们从文港渡过抚河,经过新余大桥,抚河在这里分叉,河水经三江镇, 市叉直通省城南昌,是省城到抚州的必经之路。沿抚河故道右堤前行不到五里路,终于来到介冈 村,看到村旁介岗村规划图,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地图上的【界岗】原来就是笔误。介冈村依山傍水而建,南邻箭江,东靠山嘴,村中一口门塘,传说原来是一条长满芦草的小渠沟,风水先生说这是一处发旺的穴地,经指点介冈人从狗尾巴档【灯树下】老居迁移过来,原来渠沟的东面沿山坡叫马房,向东沿渠而建的叫官房。现在搞新农村建设,中间的水塘已抽深加固,并围上了水泥护栏。东西民房沿水塘相向而建,在附近乡村实属罕见。两岸村民聚祖而居,鸡犬相闻,血肉相连。房前修竹轻摇,村后茂林森森,古建筑庭院幽深,石牌坊百世流芳,倒影水中互相显摆,互相影衬。
  说起界岗绕家在江西可是大大的有名,进贤介冈饶,丰城蜈莽李,南昌子溪刘,并称江西三大家,始祖异林公和王安石友善,因变法失败熙宁六年下第不仕而隐居介冈玉湖别墅,【据抚州府隐逸志按玉湖乡今白湖峰】,据饶氏十修祖谱迁徙录记载,五世祖寿英公,孙饶蕃昌世居介冈村。饶氏自异林公以孝廉启后再传,德升公为迪功郎嗣是二峰公两世甲第,剔应有声,孙曾以降科名鹤起,九世恩荣可谓盛矣!至饶伸十八岁中明万历丙子科乡试癸未进士,授刑部山西司主事,后官至刑部尚书,饶位官至工部右侍郎,于是兄弟部堂,震动朝野,历代称盛。

来到介冈村,经人指点我们找到了老村长,饶氏族谱就存放在他家里,我们迫切想知道这里有没有介冈灯社,有没有一个叫绕宇朴的人。在老村长的热情引导下,我们首先参观了村里的石门石雕和古建筑,听老村长介绍介冈村的辉煌历史。在土改时期,介冈村打了十八个地主,古建筑多被拆毁,石雕被敲碎,石门上的字被覆盖。最可惜的是千年古寺【学林禅寺】也被拆毁,仅留下两块残垣断墙。在老村长的带领下,我们沿着村北山坡菜地旁的小路,去参观不知是不是八大山人朱耷当年曾经剃度修行的古寺遗址。往村北前行不到两百米,老远就能看见前面的山坡下有一片很大的竹林,茂密的竹林在阴沉的视野中翠绿修长,摇曳生姿。竹叶下掩映着一段古老的山门,中间凹圆的和东山门已经拆毁。走进山门,眼前豁然开朗,东面是山坡,西面是竹林,中间有一片很大的空地,大约有两亩地那么大,北面山坡下就是重建的【鹤林寺】。听绕村长介绍,原来的学林禅寺是一联三进大禅寺,中间就是大雄宝殿,里面的铜菩萨当年卖废铜的时候有三百多斤,东面是禅房,西面还有庵堂?破四旧时寺庙房产被拆卖时,传言拆到很多银子,最奇怪的是购买房产的兄弟俩当时就有一人暴亡,全身黑紫。吓得他们留下大雄宝殿的东墙也不敢拆了,难得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凭吊遗址。重修的鹤林寺规模不大,也就是一栋农村常见的三间砖瓦木结构普通民房。原来石刻的【学林禅寺】石门以无迹可寻,重修时邻村大善人有权把名字刻在庙门上,所以【鹤林寺】石门为邻村善人所刻,竟然把“学林禅寺”误刻成“鹤林寺”,实在是天大的误会!

……在这里萧老师和黄先生都把“灯社”推测想象成佛门宣讲之所的灯社,或这里的庙宇,称灯社。也难怪,他们都还不知道介冈在什么地方,灯社到底指的是什么,也就无法考究了。
其实,在
道光《进贤县志·卷二十三·仙释》也载有:[国朝宏敏,字颖学……隐居介冈之灯社及奉新芦田,字+庵老人……嗣传綮,号刃庵。能绍师法,尤为禅林拔翠之器。]在现存八大山人最早的作品《传綮写生册》中,其款、印即为[介冈灯社]、[传綮]、[刃庵】等。
这里隐居介冈之灯社及奉新芦田,明确指的就是地名,他们修行的禅寺就是介冈灯社的学林禅寺和奉新芦田的耕香禅院,再说了其款、印即为[介冈灯社]、[传綮]、[刃庵】等。款印也一般为人名或地名,而以禅院庙宇为款印的确实少见。

沿着学林禅寺后面和尚山的小路,绕村长带着我们去参观介冈灯社旧村遗址。转过和尚山,前面一片光明,山脚下湖水荡漾,山林里薄雾缥缈,谁家的老黄牛在湖边悠闲散步。往左拐有一片山坳,三面环山,东面临水,一条山路贯穿东西直通山里,山坳西高东低,面积大约也就几十某地,偌大的山坡如今开辟成块块梯田,这就是介冈灯社旧村遗址。可惜现在已经看不到块砖片瓦。传说当年林木茂密,环境清幽,北宋期间介冈始祖异林公下第辞官后就隐居此地,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从此著述自娱,教育后辈读书做人。有晚辈饶坤者,不知第几代传人,熟读经书,精通堪舆风水之术,淡薄名利,在山嘴沿河处觅得一块发旺宝地,从此旧村逐渐迁移新居,明清之际介冈饶氏家族也就更加辉煌繁盛。在清同治康熙时期,有饶宇朴隐居菊庄,是弘敏老和尚的俗家弟子,为八大山人朱耷的师兄兼好友。“菊'者土话旧也。菊庄也许就是此地?

王安标在山东做生意,他女儿明年要回原籍参加高考,所以11月份送女儿回家,借这个机会特意去了介岗。他真是一个热心人!在介岗他拍了大量照片,还拍了介岗饶家的家谱四十多页。家谱照片是家谱部分文献,没有拍世系图,他说相机没电了,没拍完,就是家谱应该有的序言等重要文献都没有看到。他拍来的这些文献当然是宝贵资料,写得很详细,比我们蒲圻家谱上的文献写得要 详细。从他拍的家谱图片中,没有找到我需要的信息。他作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能做到这些就已经很不错了。他的文章和拍的照片发在他的QQ空间:http://user.qzone.qq.com/962103109/blog/1228051642 。我再把家谱照片发到了我的百度帖吧:

http://tieba.baidu.com/f?kz=508857456 。可惜我和您没住在一起,不然要不了几天我就能教您上网。利用网络既便捷又经济,查找资料特别方便,如查一个字或词,利用网上《汉典》不要几秒钟就查到了,比用辞典不知要快多少倍。

介岗的家谱是1988年十修家谱,令我惊讶的是竟是木刻版,字有的大有的小,笔划有的粗有的细,歪歪扭扭。如今还有这样的谱师,真是传统到家了。加之是拍照的,看起来很吃力。等以后有时间我把其中有价值的文献打印出来寄给您。短期内可能没有时间。白天要上班,抽空要带孙子。儿子和儿媳都在外打工,我和老伴在家带孙子,孙子才一岁,正是难带的时候。老伴整天累得不行了,只要我一走近电脑,她就会把孙子塞给我,说我现在的事都管不了,还要管几百年前的事。呵呵!

介岗的始祖是竦,在赤壁饶氏宗谱上为25世。以诗诋王荆公(王安石)云:“几番垂翅下青霄,归指临川去路遥,数亩荒田都卖概,无钱进备纳青苗”,两谱上的记载差不多。但后辈不同。这是从《科名传》上看出来的。能否从他们的谱上找到叔祯及千二的记载还很难说。介岗是一条最具体的线索,这条线索要是断了,寻根之路则更加渺茫。但介岗这条线索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一定要搞得水落石出,见到他们的家谱才会罢休。给黄马乡的信还没有回复,我现在没有时间亲自去那里,也没有经济能力。

从网上搜得有关介岗的信息:“介岗村是宋朝中期饶氏从福建省迁此而成,因地处临川区、丰城市和进贤县交界处的小山岗上而得名。距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现有81户,343人,耕地268亩。”从王安标拍的照片上看到黄马乡在介岗竖的宣传牌上的文字,为“南昌县黄马村涂洪村介岗自然村”,地图上标的界岗有误。王安标说他已经与萧鸿鸣先生联系过了,他说等一些时萧会去介岗。当然他们关心的介岗与我关心的介岗不同。

祝您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饶有武    2008.12.2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